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流行发型 > 流行发型

全是肉很细致的糙汉文: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

来源:转载于网络   时间:2020-08-27 16:14:45   责编:

以为是你呢,所以就给你打电话!”



“后来第四次砸的时候我发现,原来是路上石子车撒了,过路汽车压到后崩的玻璃。”



 文学

我很无语,“林经理,你怎么这样啊,什么事情都赖我,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坏吗?”



林芳菲显得特别不好意思,“真的很对不起,我先入为主的以为是你偷我丝袜,所以就……”



她很局促,对这次的误会特别不好意思。



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,然后又指向了她腿上的丝袜,“你不是抓贼吗,丝袜怎么又穿上了?”



在我问完后,林芳菲显得更不好意思了。



“在发现是汽车压着石子崩的玻璃后,我就回到了办公室。然后咱们老板过来了,她跟我说那天去工地的时候在咱们这换了鞋子,因为下雨的缘故把丝袜也脱掉了。”



“后来她放包里给忘记了,刚好看到我换下的丝袜以为是她的,就顺手穿上了。”



“我一直以为咱们售楼处有色狼,偷我的丝袜,恰好我又发现你那天盯着我腿上的丝袜看,所以我就以为是你。直至今天晚上老板过来跟我说,我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……”



我的个老天爷啊,你们俩娘们儿之间倒腾双破丝袜,把我圈里头冤枉了好几天。



这几天我咋过来的啊,各种被怼各种被针对,放个屁都是错误,可委屈死我了。



当我把心中委屈说出来后,林芳菲显得特别不好意思。



“那我今晚请你吃饭吧,就当我对你赔礼道歉了。”



吃,必须得吃,我不光吃饭,我还得吃你呢!



白冤枉我好几天,一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?门都没有!



于是在林芳菲出门的时候,我在她身后,故意将手在她丝袜大腿上撩了一把。



林芳菲当时就羞的小脸儿通红,“你干什么!”



我这会儿有理了,自然也就不怵她这售楼处经理。



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就是一甩手不小心碰上。再说了,即便是故意的又怎么了,许你平白无故的冤枉我好几天,各种的针对我丝袜色狼,就不许我伸手摸把找找补偿了?”



被我一通怼,林芳菲都不好意思了,看起来实在不知道该对我说些什么。



所以她直至上车前,都没有再说话。



但我不管,好不容易逮到连欺负带报复的机会,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。



于是在上了车子后,我就侧着头直勾勾的欣赏她那双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美腿。



都把林芳菲看的俏脸通红,“黄华,你怎么这么流氓啊,你别看了!”



我很委屈,“我怎么就流氓了,你穿丝袜不就是为了让腿显得更美,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?”



“还有,谁让你这么漂亮,穿上丝袜又这么动人的。”



“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是你。”



林芳菲被我说的都快羞疯了,伸手就打我,好在这会儿车子才刚启动还没上路。



不过也不知是她动作实在太大,还是扣子太不结实。



总之在她挥手打我一瞬间,身前的两颗扣子突然给崩开了……

那一匆匆一瞥,好过瘾!



林芳菲这才注意到她身前发生的意外,忙羞红着脸拿手给捂住,更是羞声急道:“不许看,臭流氓你不许看,再看我就把你给开除!”



又是这套威胁,看来她还真是说顺嘴了。



不过我也没有还口,只是贪婪地注视着她。



可遗憾的是,她根本就不给我那个机会,直接就把给撵下车了。



“今晚我请你吃饭了,我明晚再请,你下去,快下去……”



一通撵,我被林芳菲给赶下了车。



不过在下车之前,我脱掉了身上的白衬衣。



当林芳菲看到我脱衬衣的动作下,惊吓到不行。



她慌乱的失声问道:“黄、黄华,你要干什么,你别乱来啊!”



我才不管她呢,只管将扣子全部解开,然后将衬衣给脱了下来。



“黄华,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喊人了,我真的喊人了啊!”



不等林芳菲喊人的,我就把白衬衣砸到了她身上。



“你傻呀,你就这样一直待在车上?回家时不用下车?路上漏出来让人看个够?”



怼了她一顿,我心里特舒畅,终于能理所当然的怼她了,她还不敢哼哼。



果然,她不仅不敢哼哼,随后还拿起我的衬衣套在了身前,羞红着脸说,“谢谢你啊!”



“行了,赶紧回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

我大大方方的下了车,好在身上还有个打底背心,也不算光着上身了。



心里很舒坦,虽然没能跟林芳菲发生更多的事情,但好歹也算是把之前的气出了一部分。



在跟林芳菲告别后,我重新走在了大街上,想着在路边店里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。



可吃东西的地方还没找到呢,反倒是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。



我以为是林芳菲的良心发现,准备回来接上我去撮一顿。



哪成想,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竟然是李梦莎的名字。



她刚刚还没突破心理障碍呢,这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工夫,就突破了?



心怀好奇,我接通了她的电话。



刚‘喂’了一声后,李梦莎哭泣的声音就从电话中传出。



“黄华,刚才他又给我打电话了,说是要临时出差三天。可是我从朋友口中得知,公司里根本就没安排他出差……我受够了,今晚我不想一个人了,你能来陪陪我吗?”



我曰,这事必须能啊,太能了!



我赶紧答应下来,忙打车赶去了她所在的小区。



电梯一时半会儿不下来,我都等不及了,噌噌一路小跑爬楼梯上去。



当我敲开房门的时候,李梦莎一把就将我给拽进了房间内。



房门都还没闭上的,她就开始疯狂亲吻着我。



与此同时,白皙的小手还在我身上不停的摸索着。



感受她的体温。



我彻底暴躁了,一把将她的身子抱起。



在我关闭房门的瞬间,李梦莎也用她那双水漾波纹的春眸望向了我。



“黄华,今晚我要你好好陪我!”



李梦莎的话,给了我无穷动力。



抱着她走到卧室里的大床旁,我一把就将她给扔到了大床上。



我猛地一下子就扑了上去。



这时候的李梦莎也闭上了美眸,在娇息急促中迸发出醉人的嘤咛。



用玉臂抱住了我的脑袋。



“黄华,狠狠的爱我,今晚我是你的,今后三天我都是你的……”

这话听着真是带劲!



不过我还是不着急,我要好好感受她的美好。



“黄华,黄华……”



她不停的呼唤着我的名字,虽然没有后续内容,但我很清楚她想呼唤我干什么。



我如狼似虎般扑向了李梦莎。



可就在这关键时刻,竟然有钥匙开锁的声音响起!



起初我以为听错了,但看李梦莎惶恐的眼神,我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。



果然,随后门锁开动的声音更加清晰。



能拿要是开李梦莎家门的人,除了她老公,还会有谁?



李梦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,她着急忙慌的指向了床角的窗帘后面,让我藏在那里。



与此同时,她也迅速将我的衣服收拾起来,一股脑的塞给了我。



我这时候哪还顾得上穿啊,身体紧紧贴着墙壁,裤子也被我给倚在了墙上。



当我这边准备好后,李梦莎的老公也进屋了。



“梦莎,我今天先不出差了,公司又改了计划,让我明天出差,所以今晚我在家陪陪你。”



你麻痹,你今晚在家,那老子怎么办,站一宿啊?



再说了,我都要跟你老婆做那事儿了,你这人缺德不缺德啊,竟然关键时刻把我给打断。



我很郁闷,直恨不能冲出去把李梦莎她老公暴打一顿,打晕了然后再和李梦莎继续我们的旖旎之旅。但这事想想就行了,演变为实际行动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

李梦莎在她老公面前表现的还挺好,“那你去洗个澡吧,我闻着你身上烟味太浓了。”



“噢,也好,也好。”



想来是担心自己身上女人的味道被李梦莎给发现,她老公很痛快的就去了浴室。



当听到浴室中响起水流声的时候,李梦莎快步跑到我面前一把掀开窗帘。



“快走,别被我老公发现,快!”



我很郁闷,“梦莎,他都出轨了,你干嘛还这么怕她。”



李梦莎急道:“我先不给你解释这么多了,你快走,快走呀!”



我就不,她老公洗澡又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洗完的,我还舍不得她呢!



于是下一刻,我就将她抱在了怀里,更是伸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索着。



“梦莎,要不我们先玩一会儿吧。”



趴在李梦莎粉润的小耳垂旁边,我很是无耻的对她说着流氓话。



这是这流氓话却让她异常的兴奋,那只很不规矩的小手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

但就在我刚刚把手指碰触到她小裤裤时,李梦莎急了。



“不可以的,我们明天再约好吗,我老公洗澡很快的,他很快就出来了……”



在李梦莎再三催促中,我无奈地离开了她家。



隔着房门,我都能听到她老公的询问,“梦莎,谁啊?”



李梦莎也真是机敏,“没人,就是看到只蜜蜂,可能是跟你进来的,吓死我了,我刚轰出去。”



来到楼下后,



想着明天还能接触到她。



今晚我所积攒的火焰,明天必须要得到释放,必须要,谁也不能阻止!

第二天上班,路过林芳菲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听见里面好像有男人的声音。



我鬼使神差的驻足,刚好那门虚掩着,我趁机又推开了一些缝隙。



只见办公室里,除了林芳菲之外,还有一皮肤黝黑、秃顶油腻的中年男人。



这男人很有钱,听说最近有意来买房。



只是在洽谈合约的时候,占林芳菲的便宜。真龌龊!



“怎么样?林经理,只要你跟了我,我保证你吃香喝辣。”



油腻男笑的猥琐,说话的时候,肥腻的手还故意在林芳菲的大腿上摸了一把。



林芳菲看上去有些厌弃,却又好像顾忌什么,没有当场翻脸。



“赵总,你自重。”林芳菲声音紧绷,依我对她的了解,要不是碍于对方的身份,她此时肯定会暴走了。



油腻男倒是没有收敛,一脸邪笑,“装什么清高,你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经理,肯定跟不少客户有过故事才能有今天。老子今天心情好,你就给个痛快话,答应不答应。”



看着那咸猪手又朝着林芳菲伸去,我心里一紧,最后一丝理智没能让我冲过去帮忙。



我只是个普通员工,得罪了人家大客户,我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

林芳菲被油腻男抓个正着,看着那娇小的身躯被禁锢在办公桌上,我又非常于心不忍。



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直接拍开门就冲了进去。



“混蛋,放开她!”



我一边大吵一声,一边抓住那油腻男的后衣领,使劲儿拽开他。



林芳菲小脸通红,胸口起伏不定,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诱惑人心。我没顾得上看这个,坏了赵总的好事儿,我知道接下来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

“小子,多管闲事是吧!爷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赵总显然是真生气了。



他这一嗓门儿,成功引来了我们老板。



我们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叫高莉,整日里浓妆艳抹,一点儿都不服老。



此时,她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休闲西装套裙,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,嘴唇跟刚刚喝了血似的,盛气凌人的走了进来。



刚一进门,高莉就堆笑的给赵总赔不是。



我心里暗道,这下真是完了。



不过我一点儿都不后悔。



赵总扬言只要女老板把我辞退了,他就当场买些一栋五层的小高层。



这相当于五十套房子,绝对的超级大客户!



辞退一个可有可无的我,就能签约这么大一个订单。所以高莉也不问前因后果,直接同意了把我开除。



林芳菲似乎对我很愧疚,当场表示也要辞职。



不过高莉却表示,林芳菲是签订了劳务合同的。合同没到期,不应允辞职的话,非要解除劳动合同就要赔偿违约金。



高莉强留林芳菲也应该是看中了林芳菲的能力,不然也不会用这个说事儿。



最后林芳菲拿不出来高昂的违约金,只能继续做下去。



她能为我做到这一步,我也算很感动了。



赵总跟高莉的丑恶嘴脸,我算是记住了。总有一天,我一定要还回来!



走在大街上,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


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,我有手有脚的,就不相信会饿死。



正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,手机铃声震响。



是林芳菲打来的,我果断接听。



“黄华,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你才丢了工作。”林芳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,比平日里多了三分温柔,听上去很舒服。



“你没事儿就好,工作没了就没了。”不管心里怎么样,我说的很潇洒。



林芳菲沉默片刻,随后又说:“黄华,其实现在新房不好干了,市场也将近饱和。不过二手房中介还行,不如你先干二手房,之前我就做二手房中介,做的好的话,也不少赚。”



眼下我也没有什么计划,随后也就听了林芳菲的建议,表示我想去试试。



林芳菲给的介绍了一个叫做大原房产中介公司,让我直接去那里报到。因为有林芳菲提前打过招呼的原因,面试什么的倒是十分顺利。



我被大原那边告知,三天之后就可以直接去工作。



将这个结果告知了林芳菲,她约我中午一起去枫林餐厅吃饭,说是想要表达对我的感谢。



我过去的时候,林芳菲也刚好到餐厅门口。



她应该是下班就过来了,身上还穿着那一套偏小香风类型的套裙。



我走在她的身后,从她的身上隐隐传来类似玫瑰味道的淡淡香气。



这时一服务员端着餐盘迎面走过来。过道比较狭窄,林芳菲跟我一起侧身,我出于本能的伸手护在了她的外侧胳膊上。



“小心。”我说了句。



林芳菲看上去像是没想到我会这样,她扭动了一下身子,刚好我的手触及到了她上围的柔软。



那一瞬间,我简直觉得幸福到爆。



林芳菲的脸颊也瞬间染上了一层红晕,想来她应该是害羞了。



当然我知道分寸,赶紧收回手,假装正经的表示道歉。



林芳菲并没有生气,她说知道我不是故意的。

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我帮她的缘故,总之我感觉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似乎亲近了不少。



跟林芳菲吃过了饭,她去上班。下午的没有什么事情,想到晚上要跟李梦莎见面的事情,我就觉得时间过的太漫长。



一直快要天黑的时候,李梦莎也没有给我来电话。我按奈不住,主动的给她去了电话。



李梦莎让我晚上还是去她的家里,本来我是不愿意的,担心她老公会再回来。



不过她再三保证她的老公真的出差离开,我才彻底的放心。



我到了李梦莎的家里,她只是围了一条浴巾在身上,头发还没有干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出水的芙蓉一般娇嫩。



TAG标签:

    相关阅读


   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-1

   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,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,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。